1. 【相對論·跨年之問】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硬核信息也可以很好懂

        2021-12-19 17:12 央視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閉幕次日

         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做客

          央視新聞《相對論·跨年之問》

          兩個小時答個不停

          陳文玲笑稱

          “感覺你問了一百個問題”

         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

          “穩字當頭,穩中求進”

          超過4000字通稿

          包含了25個“穩”字

          明年經濟怎么干?

          大家有許多小問號

          ↓他是開著卡車馳援“火神山”的丁澄↓

          ↓他是首屆電競專業畢業生胡一凡↓

          ↓他是美國視頻博主郭杰瑞↓

          從“九五”到“十四五”

          陳文玲參與了所有相關規劃的

          制定、研究或專家評審

          跨年答問

          “硬核”經濟也可以很好懂

          ↓↓↓

          

        △【完整視頻】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硬核信息也可以很好懂


          以下為部分問答實錄:

          問:這次會議定調明年經濟工作時,在往年的“穩中求進前加了穩字當頭。這個“穩”,是要穩什么?

          陳文玲:中央是要穩宏觀經濟、穩住大局。“穩字當頭,穩中求進”,是明年工作的一個基本點,也是一條底線。

          我國在抗擊疫情和復工復產、復商復市方面取得了重要的成果。要防止因為自身的一些方法思路、政策節奏、調控手段產生不必要的波動。要把已經創造的存量資源變成增量資源,把已經創造的集成優勢變成新的競爭優勢。

          問:從國際視野看今年的會議,有什么不一樣的看點?

          陳文玲:國際環境沒有太大好轉,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化,新冠疫情持續時間已經超過了西班牙大流感。中央對此有清醒的認識,今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主要還是“眼睛向內”,體現了中央一貫的精神,立足于把自己的事情辦好。會議在“結構政策”部分提到“重在暢通國內大循環”,更加突出,就是要使國內的經濟穩得住,在穩得住的情況下前進,在穩得住的情況下優化,在穩得住的情況下升級。

          問:未來十年,美國和中國的貿易會有什么機會?

          陳文玲:別說未來十年,就算是疫情中,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增速也在20%以上,美國市場對進口中國商品有非常迫切的需求。所以你說,貿易有什么機會?美國政府放棄貿易戰,有的是機會。

          問:去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,第一次把碳達峰和碳中和作為重點任務之一。今年的提法是“要堅定不移推進,但不可能畢其功于一役”。怎么看這個“但”字?

          陳文玲:我國是力爭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。為什么?因為我們是后發展國家,現在還處在工業化階段。美國經歷了三次產業結構調整,目前是以服務業為主,服務業碳排放很少。但20年前,美國碳排放是世界第一。2002年,我到南非約翰內斯堡去參加可持續發展會議,美國沒有參加會議。后來《京都議定書》美國拒絕批準,南非的會議它干脆就沒參加,就因為那時它是最大的碳排放國家。

          現在美國也好,歐洲也好,對中國加大壓力,但是它們忽視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客觀事實,就是他們已經經過了工業化的階段,轉向碳排放低的產業,但是它們的市場、它們的進口,是靠中國的制造業生產。我個人認為實際上這是一種“碳轉移”。

          中國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,我們堅定不移推進碳達峰、碳中和工作,是為我們未來的發展,也為整個地球的生存環境。但是,會議提出“不可能畢其功于一役”,就是說這個目標是到2060年,是40年要干的目標。有些事情可以先快后慢,有些事情可以先慢后快,等質量提高、結構優化了,產業結構有了大的調整,碳排放自然就下來了。所以,不能把這40年的事集中到今年來干,或者是明年、最近幾年來干,特別是不能給我們的“穩”造成很大的沖擊和影響。所以我覺得這一次的提法,非常準確地抓住了問題的矛盾。

          問:想開個水果生鮮店,但線上大公司價格戰打得厲害,實體小店還有生存空間嗎?

          陳文玲:不管是新消費,還是所謂的傳統消費,實際上都有市場機會。主要看你怎么來細分市場,你要創造針對哪一類人群的供給。我覺得未來不是所有的店鋪都是網上店鋪,有些實體店會回歸。所以從實體店干起,也有可能成功。

          問:跑卡車運輸,最關心明年的油價、氣價,能跟運費成正比嗎?

          陳文玲:最近這一波全球性的通脹,主要體現在油價、氣價、煤價這些大宗商品上面。主要由于從美國開始的寬松政策,流動性泛濫,印鈔過多,引發價格上行。

          美國資產負債表從這個月開始壓縮,它釋放一個非常重要的信號——美元可能從寬松轉向緊縮。緊縮的結果就是大宗商品價格下降,這對于全球性的通脹可能會是一個拐點。司機師傅們關注的油價、氣價明年有可能走低。明年CPI可能會有一些壓力,但價格總體上還是會比較平穩。

          問: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既提到“促進房地產業良性循環和健康發展”,又再次明確“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、不是用來炒的”定位。釋放了什么信號?

          陳文玲:其實是很穩定的一個信號,“房住不炒”是基調,不是讓你做金融工具的,做“炒房夢”沒可能了。但房地產市場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,是關乎國計民生、經濟穩定最大的行業之一。房地產企業的債務問題會帶來比較大的風險,必須要鼓勵彈性的、改善性的消費需求。

          房價也是,要體現一個“穩”字。北上廣深這些大城市的房價不宜大起大落,已經形成的結構一旦打亂,對經濟的影響非常大。隨著大城市的人口回流,三四線城市的房地產業還會再度發展起來,尤其是環境、產業比較好的地方。

          問:從“九五”計劃到“十四五”規劃,您都參與制定、研究或專家評審,最近十年,您最關注的是什么?

          陳文玲:十八大之后的這九年,我覺得不管是脫貧也好,反腐也好,或者是數字經濟的發展以及在國際舞臺上的斡旋,中國的地位和影響力都大大提高。十九屆六中全會提出“兩個確立”,實際上在大國的競爭博弈中,我覺得我們最大的優勢是什么?是我們領導人的可確定性,是執政團隊的可確定性,是中國共產黨戰略、方針、政策的可確定性。我們是在一種可確定性、連續性的軌道上向前行走。

          問:展望未來5年,選三個關鍵詞,您覺得會是什么?

          陳文玲:一個是高質量發展,它是“十四五”的核心;二是數字經濟,會是我們強大的動力,數字基礎設施也會有一個大的飛躍,數字經濟、數字社會、數字政府都會有很大的發展,中國會在數字經濟走在世界前列;三是中國制造,只能加強不能削弱,這是我們的優勢,也是我們的底氣。


        ( 責任編輯:石艷升 )
       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