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遠山的回響|清華女博士后回村務農:你想要的,土地都能給你

        www.banyane.com 發布時間:2021-12-17 19:12 文章來源: 央廣網

          編者按:

          村莊中,汗水滴下種子發芽

          遠山里,忘我耕耘,希望在茁壯

          央廣網特別推出系列報道《遠山的回響》第二季

          記錄鄉村振興的新農人故事

          譜寫新時代的山鄉巨變!

          央廣網北京12月17日消息作為國內CSA模式最主要的推廣者之一、分享收獲農場的“掌柜”,石嫣近年來接受了數不清的采訪。清華博士后、“三農”專家溫鐵軍的得意門生……光環之下,外界似乎一直在關注這個跑到農村種菜的女博士,更把她描述成締造理想主義者溫室的新時代女性,或是桃源生活的女主人。

          但石嫣很清楚,自己要做的,就是新農人。

          12年前,石嫣在北京創辦了國內首家CSA(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社區支持農業)農園,種植綠色蔬菜,不通過中介,農民和消費者直接對接。如今,受其影響,全國已有超1500家社區支持農業生產主體。

          她說,新農人們就是自愿選擇從事農業,而不是一種出身的身份代表,他們要采取新的理念、更環保的種植方式,有尊嚴地生活在鄉村。

          種自己的地讓別人說去

          石嫣個子很高,休閑打扮,常素面朝天,不講話時有點嚴肅。

          她也這樣出現在記者面前。

          作為一個標準的學霸,按常理講,石嫣輕而易舉就能得到一份“體面”的城市工作。即使已經年收入近千萬,她的父母仍期待她能找一個“鐵飯碗”。

          她去銀行辦事,業務單職業一項填了“農民”。柜員說:“沒有這個選項,要不寫職員吧。”可她的工作,就是在北京六環外一個叫柳莊戶的村子里,那里有她的兩個農場基地,加上通州的,一共幾百畝。“干農活、管農場,賣自己種的有機蔬果,偶爾‘進城’”,這就是她的日常。

          總有人說,石嫣是以農民的名義,為很多人建構了一個“伊甸園”,但她覺得沒那么矯情,生活就是實實在在的。農場就在村口,騎上電動車,十幾分鐘就到了。她在村里小院常住,到了晚上,就線上參加摻雜著各國語言的國際會議,這也是她作為國際社區支持農業聯盟(URGENCI)聯合主席的日常。

          分享收獲農場的核心理念來源于CSA,即社區支持農業。“簡單來說,有個農場,你可以租來自己種,也可以預付款,定期給你提供安全的蔬菜。”石嫣常向目標消費者這樣解釋。

          農場距市區50公里,驅車沿著順義區的龍尹路一路向北,沒有高樓大廈,道路兩旁是大片莊稼地,農場就在馬路邊。和記者想象中歸田園居的畫風不同,這里似乎沒那么“小資”。大門敞開,撲面而來的就是濃厚的堆肥味兒。

          早上10點,正是農場熱鬧的時候,幾個伯伯駕著三輪車來回運菜,他們是從村子里雇來幫忙的農民。配菜房那邊也熙熙攘攘,阿姨們飛快地摘菜包裝。這些帶著露水的蔬菜,幾小時后將出現在北京城里的訂戶家里。包裝很簡單,牛皮紙打底,紙箱外簡單地貼上了消費者的名字,僅此而已。

          農場從種植到生長全程監控,不使用農藥和化肥是底線。石嫣曾大方地提醒消費者自家果蔬的各種“缺陷”。“蔬菜葉有蟲是普遍現象,有機農場最大的特點就是有很多昆蟲”,石嫣喜歡在社交平臺上“曬”這些,幫忙吃害蟲的蟾蜍,以及同樣能吃雜草的鵝,“它們有它們的相處法則。”她說。

          CSA怎么“玩”

          即使眼下在冬日,棚內仍有綠色果蔬。不過,與其他農場不太一樣,“分享收獲”大棚外墻上刷著向日葵涂鴉,辦公室玻璃上甚至還貼有幾個可愛的玩偶。臨近正午,陽光打在人身上,會讓來訪者覺得,這里有一種力量在流動。

          “重建人和土地的連接”,是石嫣“務農”的初心。“你要實現什么理念,自己先要活出來。”就連兒子程石艾的名字都與農場有關,正是社區支持農業(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)三個首字母的組合。

          可新生命的到來,也沒讓石嫣停下腳步,她的內心一直很篤定,這些都來自她“臉朝黃土背朝天”的實踐,即便她曾五谷不分。

          2008年,石嫣在美國一家CSA農場做了半年“準農民”,也是中國第一位公費出國務農的學生。這帶給她的改變是決定性的。“連續一天的工作,暴露在太陽底下,經常自己一個人在一片區域里除草,很孤獨。再加上大風吹著,很容易使人意志消沉,因為你無法抵抗。”她在《我在美國當農民》一書中這樣寫道。

          去明尼蘇達州的地升農場時,她帶了幾件干凈衣服,后來已洗不出原來的顏色,食指常因拔草爬滿數不清的裂紋,繭子也已成形。彼時,石嫣每天從農場回到宿舍,就把飯端到自己的小桌子上,坐在床上,渾身酸痛。“我為什么不回國寫論文,要在這每天擦育苗盤?”她曾這樣掙扎過。

          可這些并未讓她放棄,反而是這些無意義的時刻,讓她體味到了意義。

          在人大讀研的兩年,石嫣每個月都要去農村待上一周,“但每次和農民相處,他們好像把期待都放在你身上,我也想幫到他們。可一回到學校,就又覺得他們距離我很遠。”石嫣覺得,自己永遠與農村缺乏一種連接感。

          但在美國農場的半年生活,從耕地到開拖拉機,石嫣每天都和農民在一起,“農業的獲得感越來越強烈”。而除草,也從一開始的枯燥,變成了一種享受。面向土地時,她開始觀察自然,小螞蚱會突然出現,秋天時它們就會長大,顏色會變深;有時在準備挖坑移苗時,突然出現一只青蛙,但又倏的一下就消失了……

          看到世界是不同的,人的生活方式也是。石嫣發現,自己所在的農場在種植期間,會有附近社區會員前來預訂,等到蔬菜成熟后便開始配送。剩余的,有時她會和伙伴到鎮上的市集去售賣。“自己種出來的菜,一口就能吃出來的,真的完全不一樣,菜有菜味。”

          這種在當地流行的社區支持農業(CSA)模式,石嫣覺得也適合在中國推廣。回國后,她在北京創辦了中國第一個CSA農場——“小毛驢市民農園”,2012年二次創業,獨立經營“分享收獲”農場。

          收獲與風險并存

          這同樣是一場尋找解決農業和食品安全問題出路之旅。她知道,如今隨著大家生活水平的提高,對高質量農產品的需求也會越來越多。疫情期間,石嫣的果蔬訂單反而翻倍增長,“大家想吃點更安全的”。

          她覺得,如果農民都能生產健康農產品,那么同時受益的還有環境。

          可經營農場,常常收獲與風險并存,很多東西石嫣都在逐步探索。包括怎么讓大家認可、信任這一模式。

          起初,她們直接和當地農民合作。朗叔是她們簽約的第一戶農民,可第一年就出了事。因為擔心蟲害,朗叔偷偷用了藥,“其實這也是在試探我們,是不是真的不用農藥。”石嫣很清楚動機。

          擺在她面前有兩個選擇,要么等長出新的果實再賣,要么全部拉秧,今年不再配送。石嫣團隊選了后者,將近半畝茄子拔掉。雖少了些收成,但此后再沒出過問題。

          石嫣覺得,未來中國農業的方向,不是讓農民出去,而是把他們有效地組織起來。她頻頻稱贊農場里那些老農民的智慧,“與傳統用化肥增產不同,為了提高成活率,必須從作物生長初期便開始介入”,她發現,老農們會在插秧時將秧苗間隔地稀疏些,“這樣通風透氣更好。”這是他們的答案。

          她也逐漸意識到,在傳統農業里,農民本身就是所有產業鏈條里最弱勢的。她記得讀研時上的第一堂課:CSA所解決的問題,就是把更多的利益分配到最弱勢的生產端,反過來,也讓消費者吃得更安全。

          和會員溝通也是石嫣的基礎工作之一,在創辦之初,會員們向石嫣交納了30萬左右的菜金。2年運營,石嫣就把同等價值的蔬菜都返還給了會員。最開始,農場種的應季蔬菜很少,有一個月幾乎天天送的都是綠葉菜,一個會員直接把菜扔出來;還有“專家”在網上抨擊石嫣的有機理念,她一開始很氣憤,常會在下面留言反擊,可現在早就不在意了,“來我們這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  十余年來,質疑的聲音變弱了。在“分享收獲”,一個三口之家肉蛋菜全部預訂,每月約1200元。消費者也常常給石嫣帶來驚喜。“家里幾個孩子都是吃我們的菜長大的。這種信任感不是一般的關系。”這也是石嫣的價值感來源。

          如今,在石嫣的推動之下,越來越多受到她感染的人,也開始紛紛選擇CSA這種農業生產方式。用她的話說,沒想到這顆種子發芽了,雖然這個發芽的時間很慢。

          天南海北的年輕人

          在“分享收獲”的宣傳冊中,石嫣寫道,每100戶消費者加入,就可以讓5個年輕人留在鄉村工作。“鄉村振興其實最重要的是人,年輕人愿意回來,這代表很多東西。”石嫣說。

          如今的農場里,隨著觀念的改變,農場的實習生被父母接走的事情好像越來越少。留在這里的年輕人來自天南地北,平均年齡26歲,還有00后加入。

          記者采訪石嫣就在農場的民宿內,而農大研究生曉露的8份試驗土壤就擺在屋內的一角,上面調皮地寫道:曉露的試驗物品,勿動。

          在農場,與城市里反差的畫面太多。走進農場的“棚友食堂”,這里的一切讓人很踏實,洗碗的麥麩、摘菜的籃子,用農場辣椒自制的辣醬,以及用無法長期儲存的西紅柿做的罐頭,都是他們的“創作”。

          這里是屬于新農人的樂園,很多以往書本上的理想主義經驗在這里生根、發芽,等待秋天收獲。“對于現在的很多新農人來說,我們可能處于歷史使命的一個初期階段吧。”石嫣堅信,不管怎樣,你想要的,土地都能給你,種下一個苗,能收獲許多果實。

          如今,每到周末或節假日,農場還會舉辦各種活動。來自城市里的人來農場品嘗有機餐、參加親子活動。曾在農場體驗一個月的林堯莛稱“重新定義清貧和奢侈”,并留言:在農場生活過以后,真的會讓人更清楚生命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,會讓人遠離物質。

          或許,這也是石嫣創辦農場“分享收獲”的“雄心壯志”,在這里不僅收獲果實。


        [ 責任編輯:石艷升 ]
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上饒之窗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       ① 凡本網注明"稿件來源:上饒之窗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上饒之窗所有。

        ② 本網未注明"稿件來源:上饒之窗"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"稿件來源"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"稿件來源:上饒之窗"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。

       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上饒之窗網站聯系。


       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